MENU

《失控》·凯文凯利——人造与天生、蜂群思维

October 19, 2019 • 阅读阅读设置

《失控》

人造与天生

西部世界

新生物文明

 人造和天生的联姻的未来,朝向的是一种新生物文明,例如一个满足生命所有需求的人造生态系统舱,虽是人造但也天生,我们最终制造出来的环境可能越来越机械化,也可能越来越生物化。

生物逻辑的胜利

 我们不断从自然内在的逻辑中学习,并依此创造新事物。基因工程通过“非自然”的方式对生物进行定向人工进化告诉我们自然是可被催化的,但这也是依据生物内在逻辑,它这一次胜利了。

学会向我们的创造物低头

 当人造与天生最终完全统一的时候,也许某天我呢吧制造出来的东西将会具备学习、适应、自我治疗甚至是进化的能力。在将生命的力量释放到他们中的同时,我们也丧失了对他们的控制,但人造世界或许像上帝创造我们一样,这也会是个最美妙的结局。


蜂群思维

请输入图片描述

蜜蜂之道:分布式管理

 作为“超级有机体”的蜂群,被称为“分布式系统”,是以生物逻辑建立起来的群集模型。它依靠成千上万个发条一起驱动的一个并行的系统,来进行生产,进行自维持。它有四个突出特点,活系统的特质正是由此而来:1)没有强制性的中心控制;2)次级单位具有自治的特质;3)次级单位之间彼此高度连接;4)点对点间的影响通过网络形成了非线性因果关系。

群氓的集体智慧

 群态正是从这样一群完全罔顾其他群体性状、大小或列队的生物中涌现出来的。生物学家们断定,真实的鸟类和鱼类的群体行为必然源自于一套相似的简单规则。群体曾被看作是生命体的决定性象征,某些壮观的队列只有生命体才能实现。根据雷诺兹的算法, 群体被看作是一种自适应的技巧,适用于任何分布式的活系统,无论是有机的还是人造的。

非匀质的看不见的手

 “涌现”现象是时间发展过程中方向上的质变,要想真正“表述”一个复杂的非线性方程,以揭示其实际行为,是没有捷径可走的,因为它有太多的行为被隐藏起来了。蜂巢内部还裹藏着什么,又有什么潜藏在人类个体中没有涌现出来?

认知行为的分散记忆

 每次回忆都是将大脑中细小的证据碎片作为线索然后重新进行组合形成记忆动画,因为重组这些记忆有赖于输入例如所加入的感觉,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每次回忆都会有些微不同。

从量变到质变

 大量个体和少量个体的行为存在重大差异,群聚的个体孕育出必要的复杂性,足以产生“涌现”现象的事物。随着成员数量的增加,两个或更多成员之间可能的相互作用呈指数级增长,当连接度足够高且成员数量足够大时,就产生了群体行为的动态特性——量变引起质变。

群集的利与弊

 众多的同步动作所表现出的群体模式就是群集模式,群系统可适应:能够在一个很宽的范围对变化做出响应;可进化:群系统将局部构建历经时间演变而获得的适应性从一个构件传递到另一个构件;弹性;无限性;新颖性。明显的缺点:非最优;不可控;不可预测;不可知;非即刻;

网络是21实际的图标

 一个深思熟虑的蜂群的看法:原子是20世纪科学的图标。
 另一个带有禅意的思想:原子是过去。21世纪科学想着是充满活力。
 当我们把自己与蜂巢似的网络连接起来时,会涌现出很多东西,而我们仅仅作为身处网络中的神经元,是意料不到的、无法理解和控制不了这些的,甚至都感知不到这些东西。任何涌现的蜂群思维都会付出这样的代价。

Last Modified: June 4, 2020
Archives QR Code Tip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
0:00